夏俊峰的兒子用一張紙片折一顆心,妻子靜化療飲食輔助靜地坐在一邊 ■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首席記者 叢治國 攝
  儘管從2010年的春節開始,家裡就再沒出現過夏俊峰的身影,但對於夏家來說,2014msata年的春節則更為特別——這是夏俊峰被執行死刑後的第一個春節。
  沒有紅燈籠,沒有窗花,沒有春聯租辦公室,沒有煙花爆竹,只有在陽臺上的幾袋青菜和竈臺上多過平日的菜餚,方能顯現出大年三十來了。
  1月30日下午2時許,夏俊峰家所在的單元口,不斷有人進出,手裡拎著各種年貨;還能看到一些居民在陽臺里懸掛燈籠,所有的一切熱鬧與夏家人似乎毫無關係。鼎曜製冰機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卧室里看著電視,因為沒有有線,節目有些模糊。
  夏俊峰的兒子強強在另一個房間里玩著平板電腦,這個網友贈送的平板電腦成為強強在畫畫之餘最親近的玩伴。夏母則在廚房裡把兩條黃花魚放進鍋里,廚房狹小但整潔,洗滌劑瓶蓋seo以及其他調料盒蓋不染灰塵,雖然寒酸,但絕無破敗之感。夏的父親還沒有下班,作為幾個小區的臨時清潔工,夏父沒有休息日。
  張晶和強強三天前才從北京回來。強強已經是初一的學生,在這個寒假里,張晶帶著孩子到北京的宋莊學畫。因為有朋友的幫助,張晶可以暫居在朋友家中。雖然多個藝術界的人士均表示可以免費教強強畫畫,但北京高昂的生活成本仍然讓張晶深感無力:“總不能一直住在別人家吧?”
  張晶說自己文化低,無論是文化課還是專業美術方面,不能帶給兒子更多幫助,但強強對宋莊以及798藝術區表現出的極大興趣,仍令張晶感到猶豫:春節後要不要帶著兒子繼續北京的學習。
  在微信里,張晶說自己討厭“單身女人”這個詞,因為幾年來為丈夫的案子四處奔波,張晶已經不再是以往那個單純的妻子和母親。
  丈夫還在的日子里,張晶相夫教子,當丈夫扮演嚴父的時候,自己就是慈母。現在,張晶不得不更多扮演著嚴厲母親的角色,比如控制著兒子玩平板電腦的時間,“只有在完成作業或者畫完一幅畫的時候,我才讓他玩15分鐘。”讓張晶欣慰的是,兒子很懂事,面對母親對游戲的管控,幾乎沒有頂撞的時候,“經歷的太多太多了,要比同齡的孩子成熟很多。”
  讓張晶無法釋懷的是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的當天,一群相關人士在清晨來到自己的家裡。儘管在此前的一天,張晶已經通過微博預感到,丈夫的命運已沒有迴旋餘地,只是母親的本能令張晶讓妹妹趕緊把強強帶走。強強也知道這些人的來意,默默地隨著小姨下樓,從走出家門就開始抽泣,努力控制著不哭出聲來,走道單元門口,小姨說,孩子,委屈的話就哭出來吧。強強終於沒能忍住,號啕大哭,一直哭到門口。
  張晶感覺有些愧對孩子,三年多的時間里更多的是為丈夫奔走。兒子的懂事讓張晶欣慰,她說自己跟孩子更多的是朋友關係。當張晶看著遼視春晚重播,和著秦海璐的歌聲時,強強問:“你會唱嗎?”張晶立刻笑著反駁:“我不會唱,還不許跟著哼哼啊。”強強不再言語,繼續折著手工。幾分鐘後,一個帶著翅膀的心折了出來,強強拋給張晶:“幫我粘一下。”
  張晶被改變的不僅僅是在兒子面前的角色。與其他同齡女性相比,張晶很少關註所謂的家長里短。
  張晶知道自己的變化,笑著說:“畢竟這麼多年,見到和遇到的事情太多了,沒有改變才不正常。”
  事實上,圍繞在張晶身上的不僅僅是小販之妻的符號,無論成為律師界“大V”論戰中的導火索,還是女明星認親,所引發出的質疑都超出張晶預料。這些質疑可能會讓張晶不愉快,但談論的時候,張晶仍然保持著笑容與平和:“我不知道那些質疑的人出於什麼考慮?說別人拿我來炒作?我就是個普通人,無論是律師還是明星,根本不需要我來炒作,我是當事人,我能感受到他們幫助我的真誠。對於那些質疑者來說,只能說他們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”幾個小時里,張晶都保持著這種淡然,只有在涉及到他人對夏俊峰的批評時,張晶才表現出憤怒。
  從家庭婦女到家裡的頂梁柱,這不是張晶主動選擇的改變,但無論怎麼改變,回到家裡的張晶,在長輩面前仍然要做好兒媳婦的角色。
  主卧室里有一臺電視和新安裝的有線電視——這是不到一個月前外孫女中獎送來的,但在年三十,夏母更多的時間還是在廚房裡。夏俊峰不在的幾個春節里,年夜飯只有4道菜,其中還有一道是買來的熟食。
  夏母清楚再也見不到兒子了,但孫子的成長還是讓老人努力擺脫著悲傷,這也是張晶的勸說:“他不在了,我們更要好好地活下去,新年來了就要有個新年的樣子。”
  夏母一邊切著菜一邊自言自語:“做這些還有什麼用呢?我連自己的兒子都保護不了,要不是小仔兒喜歡吃肉,我今年還是提不起精神來做。”
  今年的年夜飯夏母準備了6道菜。自從兒子出事後,幾年來夏母保持著吃素的習慣,但孫子正在長身體,夏母還是做了一道魚和乾豆角炒肉以及木耳炒肉三個葷菜。
  15時許,夏父下班回家,相比以往,夏父更加沉默,只是問著強強:“強子,吃飯沒?”然後就坐在床邊,捲起老旱煙,默默抽著。有線電視播放的是以往的春節節目,電視里的歡聲笑語對夏父來說卻顯得很遙遠。
  看著孫子還在擺弄著平板電腦,夏父說:“小仔兒啊,不能那麼近,眼睛還要不要了。”孫子沉默著,夏父嘆口氣說:“這孩子跟他爸一樣,內向,不愛說話,他爸沒出事那會兒……”
  強強突然站起來,拿著平板電腦到另外的屋子裡,夏父又嘆了口氣,不再言語,再次捲了一支旱煙。
  16時許,三個大人互相招呼著坐到飯桌前,母親和奶奶屢屢招呼孩子來吃飯,強強在屋裡回應著:“我不吃,我不餓。”
  夏父最後勸道:“別叫了,別把孩子叫煩了。”
  沒有互相拜年,甚至沒有酒和飲料,夏母和張晶各自盛了半碗飯。5分鐘的時間,這個年夜飯就結束了,夏父多吃了一碗,晚下桌了。對於夏家這次真正沒有了夏俊峰的第一個年夜飯,從就座到結束不到10分鐘。
  張晶說:“每年的年夜飯都是這麼簡單,我們不敢吃的時間太長,因為不敢在飯桌上說話。就怕哪句話會把傷痛翻出來,與其那樣還不如什麼都不說,儘快吃 儘快下桌。我前天帶孩子從北京回來,晚上吃飯,他爺爺摟著孩子哭,誰都不想在大年夜裡哭哭啼啼的,生活總要繼續下去。”
  自2010年春節起,夏家再沒包過餃子,但在2014年的春節里,夏家準備包餃子。光是餃子餡,夏母就準備了三種:孫子愛吃肉,但不願吃肉餡,說想吃蝦仁,準備一份素三鮮;老頭每天都很辛苦勞累,大過年吃點帶肉的餡,所以是肉三鮮;自己吃素多年,所以是白菜芹菜冬菇餡。
  年夜飯結束一個小時後,夏母和張晶開始包餃子。在包餃子的過程中,簡單的幾句話無非是“這餡水大了吧?”“把這點水倒別的餡里。”“不用包那麼多。”“是啊,誰能吃多少呢。”
  最終,夏母準備的三種餡只包完了給孫子準備的素三鮮,和十幾個為夏父準備的肉三鮮,老太太自己的素餡沒包。
  央視春節晚會的時間到了,電視里鑼鼓喧天,但兩個老人在電視機前面無表情,張晶則拿著手機刷微博和微信,回應著不同朋友的新年問候,“這幾年每年央視的春晚都看,電視機就開著,但演了什麼節目我們都不知道。”
  張晶說,都說時間會撫平一切,那是因為事不關己,失夫喪父逝子的痛感,只有當事人才能自我感知,而且永遠沒辦法讓外人發出同感,惟一的辦法就是大家努力不去觸碰這個傷痛,“可是,這種躲避,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提醒。對於未來,走一步看一步吧,不過,我總是堅信未來會好起來的,我對未來的樂觀是因為孩子在不斷的成長。”
  兩個女人包的餃子最終還是沒被端上桌,到了晚上9點多的時候,沒有人煮餃子,一家人早早入睡……
  大年初二的23時許,張晶在微信里說:“我和朋友們說我放下了,我走出來了,可是,我的心痛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討厭過年……”  (原標題:夏家10分鐘的年夜飯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傢俱

fm24fmmk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